优秀shi了的岸爷

水彩手绘

画画教会我的事

几年前开始画手帐,一直关注的盆友应该都知道我的手帐晋级之路。

从最开始的彩铅水彩马克笔大乱炖,到后面画技渐长,形成自己的风格——热闹、饱满、鲜艳——能画上的地方都尽量不留空隙,加上贴纸和胶带,花团锦簇一般。

我从单纯的物体,到慢慢讲究布局组合、色彩协调,再到关注场景和故事,都是从画手帐中学会的。它让我的内心世界再次丰富,给我独处的支撑。微博上有粉丝翻完了我全部的手帐图文后留言说,原来坚持画画真的会有巨大改变。

这样的改变我自己能清楚感受到,而体系日渐成熟之时,就是它岌岌可危之时。因为心里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嘀咕,我还应该再进一步。

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框死在TN的那个标准本里面,所有的画面都是为了装进定好的尺寸,无法再有进一步的拓展。想放弃,又舍不得已经成熟的体系,继续下去,脑子越来越空,疲态尽显。于是自缚自抑,慢慢失去手帐的乐趣。

画画成了一种折磨,也就是所谓的瓶颈期,我在这段时期撞得满头包,被太多杂芜蒙住眼睛,创作的人都知道个中痛苦。

手帐“成就”了我,也限制了我。

彼时的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偏,忘了最初为什么会开始做手帐。

转机来得平平无奇,还有点搞笑。

因为这只猫——

这是一次纯属“梦游”般的绘画经历,但永生不忘。

那晚闲来无事,铅笔随便打了个稿子就开始上色瞎涂。没有布局、没有勾线、没有绞尽脑汁去匹配尺寸,结果笔好像是自己长了眼睛,想到哪里就去哪里。整个过程都仿佛有谁在牵着我的手,非常松弛随意,内心又满是愉悦,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。除了酣畅淋漓,我真的想不到其他形容词。

搁笔的瞬间,余韵悠长。

那一刻我才觉得我是在真正地画画,而不是填空。我想也是在那时,我开始慢慢明白一件事:原来我不是要画“手帐”,我是要画我的人生——我是要用画画来倾诉、哭泣、讲故事、嬉笑怒骂、畅游世间。

当我不能写出来时,我可以画出来。我一直害怕写得太多而暴露内心,终于能借着画笔无所不言。至此5年,手帐完成了它的阶段性使命,我也卸下了鼓胀的包袱,告别那个条条框框,从紧绷走向松弛,开始新的旅行。

更长,更难,更有趣。

怎样在自由的尺寸上表达,色彩、线条、光影、氛围。我喜欢的风格,需要提升的技能,由此重新看这个世界,每个角落都藏着画面。我知道自己的改变,有趣的是这样的变化是伴随着低谷期而来的。

人在失意时,独处的能力格外珍贵,它给了你自省和翻身的契机,最重要的是它能让你重新找到向内输入的通道,长期只输出不输入的人是干瘪的,一点就着。画画、看书、运动、手工、钓鱼等等,把被迫空下来的时间当成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,说白了,喘口气吃饱饭再赶路。只有饱满的灵魂才不害怕被索取,而这个世界上伸手的人太多。

画画就像人生的一面镜子,照出另一个自己。从前纠结不放的,困顿的,自以为是的,都是魔障。不断积累,夯实每一步;再不断舍去,不被虚假的辛苦蒙蔽;又再次创造,看山看水,才能见到更好的天地。

而在不自由的生活里锻造出一颗自由的心,是画画给我的真正的褒奖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9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优秀shi了的岸爷 | Powered by LOFTER